狠罚57亿!意大利对外卖平台重拳出击,带给中国什么启示?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根据报道介绍,这一罚款数额还有可能因它们的其他违规行为而上升。因为平台侵犯了送餐员的权益。按理来说,送餐员本属于雇员,而非独立工作者。

01

为保护送餐员权益

意大利狠罚外卖平台57亿

 

要说罚款,欧洲是真的狠!

 

最近,意大利检察官重拳出击,开始整治外卖行业,优食(Uber Eats)、Glovo、JustEat与户户送(Deliveroo)等外卖平台首当其冲,被罚7.33亿欧元,折合人民币约57亿!

 

根据报道介绍,这一罚款数额还有可能因它们的其他违规行为而上升。

 

那么,罚款的原因是什么?

 

因为平台侵犯了送餐员的权益。

 

按理来说,送餐员本属于雇员,而非独立工作者。

 

在这些外卖平台,送餐员却被当成了独立工作者,说得难听一点,就是打零工的,他们为送餐员签订的兼职合同极其松散,明显违法了劳工安全法规。

 

除了罚款之外,这些公司还必须在90天内达到以下要求:

 

第一,在2017至2020年期间,为这些公司工作的6万多名送餐员必须要签有固定报酬的非永久合同。

 

第二,上述4家公司还应该为送餐员支付过去的社保和保险金,虽然检察官没有说明应交的具体金额,但这笔账单可能高达数亿欧元。

 

第三,送餐员应该得到“必要”的置装,包括头盔、手套、反光衣和防新冠的口罩,以及公司提供的自行车或滑板车。

4958b45a452-852a-11eb-9eac-00163e127d7d971.webp

正如米兰首席检察官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说:“我们不能再把送餐员视为奴隶,是时候把他们视为需要法律保护的公民了。”

 

如果是把送餐员当做零工,一单一结,其他的工伤、养老、医疗……公司完全撒手不管,如果是受劳动法保护的正式工,就要提供完备的福利待遇。

 

这样一来,外卖平台至少要增加1/3的员工支出!

 

对于平台来说,这是一笔巨额支出,但对于意大利的送餐员们来说,这可谓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

02

外卖背后,残酷的零工经济

 

上文中被罚的优食(UberEats),是由打车应用鼻祖Uber推出的应用,看名字都能发现这俩是同一根藤上的瓜。

 

长期以来,优步一直辩称,他们所提倡的“零工经济”为员工提供了灵活性和管理权,让员工可以选择何时工作以及做多少工作。

 

而意大利的这一拳,正好打中了“零工经济”的核心。

 

什么是零工经济?

 

看看快递小哥,外卖骑手,网约车司机你就知道了,他们穿梭于城市中,为自己赚得一份收入,同样维系着当代人的生活效率与体面。

 

4958b4e70c8-852a-11eb-bc05-00163e127d7d278.webp

 

这一切看似如此和谐,但在算法的控制下,零工经济早已变味。

 

《纽约时报》曾报道过Uber聘用社会学家,让后者使用电子游戏中的设计,操纵的司机行为。这可不是在夸Uber为“零工经济”贡献了什么有益的点子,而是在揭露其背后的剥削行为。

 

在国内,稍大一点的众包平台也在用算法优化配送服务,美团、饿了么、蜂鸟、达达等无一例外。

 

在算法这张大网下,员工们真的实现了灵活就业吗?他们真的自由吗?

 

不,他们被牢牢地困在了系统里。

 

员工们对工作几乎没有控制权,就拿外卖员来说,他们的配送时间、配送路线等都被精准控制着,送餐时间稍有延迟就会被扣钱。

 

为了不被扣钱,他们老老实实由算法控制,为了赚更多钱,他们拼命去送更多餐。他们摆脱了朝九晚五,却走进了996,甚至007。

 

我们甚至可以说,他们被“坑”在了系统里。

 

由于算法所订制的规则并不透明,给平台提供了“朝令夕改”的空间,一旦平台利用这点作恶,外卖员就算有理也说不清。

 

这样的事在一个月前就发生过。

 

年初刚开工时,有一名外卖骑手在微博爆料,饿了么为了在春节留住骑手,推出一项赛事活动,奖金为8200元。

 

骑手们辛辛苦苦干了一个多月之后才发现,要拿到这笔奖金根本就不可能(欲了解详情可点击此处)。

 

4958b4e0502-852a-11eb-a292-00163e127d7d57.png

 

如果骑手们早知结果会这样,根本就不会参加这项活动,高高兴兴回家过年难道不香吗?谁愿意大过年的在外面送外卖?这样的活动规则和钓鱼执法又有什么两样?

 

零工经济不是平台剥削员工的遮羞布!

 

03

希望我们的外卖员也能等到这一天

 

看到意大利的外卖平台被罚款,相信很多人也为之一振,期待着我们的外卖员、网约车司机也能等到这一天——受劳动合同保护、有五险一金、受伤不至于理赔无门……

 

然而,想象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,零工们所面临的环境仍然堪忧。

 

目前,我们的外卖骑手分为专职骑手和众包骑手(既兼职骑手)。成为众包骑手比较简单,在APP上注册申请即可,例如“蜂鸟众包”、“美团众包”等,这也就导致外卖行业的众包骑手占大多数。

 

根据《蜂鸟众包用户协议》: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,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/雇佣关系。

 

4958b71b920-852a-11eb-bc17-00163e127d7d597.png

 

美团的众包骑手则要同意一份《网约配送员协议》,协议主体不是美团,而是第三方公司。北京众包骑手的协议主体可能是上海XX人力资源管理公司,广州的可能是天津XX人力资源管理公司。

 

总之,外卖员们只是“工具人”。

 

脱离了劳务合同的保护,发生在外卖员身上的悲剧更是屡屡上演。

 

今年1月份,外卖员为讨薪自焚,惨案发生后,人们才发现骑手和外卖平台之间的关系并不受传统的劳动法保护——他只是一名“个体工商户”。

 

4958b40250e-852a-11eb-ae64-00163e127d7d253.webp

 

去年12月,外卖骑手韩某伟在送餐途中猝死,平台却以韩某伟与平台并非雇佣关系为由,只给了2000元的人道主义费用,令人寒心。

 

而外卖员这个群体还在扩大,根据美团研究院发布的《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》,上半年通过美团获得收入的骑手将近300万人,比去年增长约16%。根据专家预测,用不了几年,灵活用工的工人群体可能会超过正规的工人群体。

 

你能想象吗?那么多人都在打零工,却没有任何保障。

 

如果说,意大利的巨额罚款打响了保护骑手权益的第一枪,随着越来越多国家把零工们划分为正经雇员,我们同样希望,未来国内的法律能够覆盖到这个群体,保障他们的权益。

 

外卖员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人,他们也是受法律保护的公民!

抖音

重庆2020年直播带货销售额破100亿元

2021-10-3 7:01:01

抖音

顺丰“成都=达卡”国际货运航线正式开通运行

2021-10-3 7:11:13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