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享充电宝疯狂涨价,资本挥起镰刀:还能再让我割点儿吗?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就在3月12号,共享充电宝的头部企业之一“怪兽充电”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书,打脸王思聪。以怪兽为例,公司5000多个员工,地推人员就超过8成。

01

共享充电宝又双叒叕涨价了

充电1小时,收费10块钱,你敢信?

最近,共享充电宝又集体发起了一波涨价。

根据报道,在商圈和医院等场所,充电1小时需要3-4元,在酒吧夜店等场所,充电宝的价格高达10元/小时。

不得不说,共享充电宝把“看人下菜碟”这一招玩得淋漓尽致,酒吧夜店这种场所黑灯瞎火,而且在酒精的作用下人的脑子很容易短路,就算是10块钱一小时,也会糊里糊涂把钱付了。

除了每小时的单价之外,充电宝的封顶价格也让网友直呼“承受不起”。每24小时的封顶价格从24元涨到了40元。有用户因未及时归还充电宝,一天就花掉了99元,都可以买个充电宝了。

“刚开始的时候一小时只要1块钱,我们都觉得很划算。”人们都还记得2018年共享充电宝兴起时,它曾是大家手机没电时的超级救星,而不是如今割韭菜的那把镰刀。

当时,为了占领市场、培养用户习惯,各家之间的价格战自然难免。

目前,市面上基本形成了以街电、来电、小电、怪兽为主的“三电一兽”格局,虽然竞争还在,但各家都达成了共识:共享充电宝市场争夺已经进入了全新阶段,是时候涨价(割韭菜)了!

共享充电宝曾出现过两次大规模的涨价,第一次是将普遍1元/小时的规定,上涨到2元/小时。几个月之后,共享充电宝又从2元/小时,涨到了3元/小时,涨价涨得明目张胆。

大家抱怨的,还不止是价格问题……

要么插头老化充电不稳,要么充电宝压根没电。

你以为把插头怼进孔就万事大吉了,却不曾想,半小时后把手机拿出来,10%的电已经变成了要命的5%,充电充了个寂寞。

要么找不到空位归还充电宝。

当你掐着点回到原地还充电宝时,却发现没有空位,令人绝望的是,这时候离1小时期满只剩下2分钟,上哪儿去找别的空位?无情跳动的计时界面宛如“死亡倒计时”,和时间赛跑的每一秒,钱包都在瑟瑟发抖。

02

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

共享充电宝的广泛普及,让人频频想起王思聪的那番豪言壮语:“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,立帖为证。”

就在3月12号,共享充电宝的头部企业之一“怪兽充电”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书,打脸王思聪。

从这份招股书中,航叔发现,共享充电宝是真的赚钱。

以2020年为例,这一年怪兽全年营收28亿,拥有充电点位66.4万个,可用移动电源达到536.08万个。相当于平均一个点位年收入4.2万,一个充电宝年收入522元。

而根据业内人士透露,像这种大规模的投放,一个充电宝的成本价不会超过30元,通常一个点位的机柜成本也不会超过500元。

对比下来,这毛利率简直高出天际。

赚钱归赚钱,但赚到“怪兽充电”口袋里的钱并不多。

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把充电柜放到点位上,是要给商户交“租金”的,并且租金不低。

根据怪兽招股书的数据,他们给直营点位合作商户的分成在50%到70%左右,而给那些地区加盟的合作伙伴,分成比例则在75%到90%。

直营与加盟的区别在于,直营的点位需要额外的地推运营成本,而加盟合作的伙伴就只需要充电柜、充电宝这两样硬件成本。

因此,在收入28亿的情况下,企业只能拿到50%甚至更少。再扣掉地推人员的工资,产品生产研发的费用,企业管理的费用等等,利润并不剩下多少。以怪兽为例,公司5000多个员工,地推人员就超过8成。

共享充电宝到头来,居然是给商户打工的那一个。

借由“怪兽充电”公布的数据,我们再次审视这个行业,发现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,其实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用户是蝉,企业是螳螂,商户才是雀。

03

共享充电宝连续涨价的底层逻辑

对于此番涨价,企业以“缺钱”回应:一来抢占市场花的巨额补贴需回本,二来疫情影响、进场费涨价增加运营成本。

这两点理由虽然合情合理,但用户会不会为涨价买单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在经济学里,有一个概念叫做“需求价格弹性”,表示需求对价格变动的反应程度。

举个例子,2020年疫情影响了经济发展,但经济复苏是有阶段性的,有的生意恢复得快,有的恢复得慢。而生意恢复的速度,便取决于需求弹性的高低。

越是必需、越无法替代的商品,需求弹性就越低,比如盐、大米。换句话说,就算涨价也必须要买。

而越是可有可无的商品,需求弹性就越高,比如有机蔬菜、进口水果等。“涨价了,我不买就是了。”

有意思的是,共享充电宝的需求弹性并不清晰。

如果你手机只剩下10%的电,但你正在等一通十分重要的电话,或关乎几百万的订单,或关乎你的学业甚至婚姻幸福。这种情况下,别说是4元/小时,就算是100元/小时,你咬咬牙也会愿意付。

如果你手机还剩下30%的电量,只是希望手机多点电来使自己安心,那么4元/小时恐怕是不能接受的。

当然,这只是极端案例,现实中,消费者对于手机电量的焦虑程度、安全底线、电池容量、所处场景都千差万别。

对于企业来说,最佳的价格应当是,企业能从消费者身上获利最多,又在大部分消费者的承受底线内。如今,充电宝持续涨价,其实也是商家与消费者的一场心理与利益博弈。

经济学中还有个概念——“价格上限”,又叫“限制价格”,是指政府为了限制某些商品价格上涨而规定的最高价格,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消费者利益。

然而,目前共享充电宝的“价格上限”究竟在什么地方,我们还看不到。

从目前的情况以及资本的逐利性来看,如果用户对企业的持续涨价买单,共享充电宝还会变本加厉地割韭菜,直到企业试探出消费者对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底线为止。

所以,要享受物美价廉的共享充电宝,航叔还是建议各位手机重度使用者,出门最好带个充电宝,拒绝使用4元/小时的共享充电宝,用行动告诉妄图割韭菜的企业:我们是有底线的!

抖音

2020年eBay平台的法国卖家数量增加390%

2021-10-1 20:21:19

抖音

百世周韶宁走访广东网点:将加大对网络覆盖深度的投入

2021-10-1 20:31:32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